<em id="jfbhf"><form id="jfbhf"></form></em>

<strike id="jfbhf"></strike>

<em id="jfbhf"><span id="jfbhf"></span></em>

<noframes id="jfbhf"><span id="jfbhf"><span id="jfbhf"></span></span>
<sub id="jfbhf"><address id="jfbhf"><listing id="jfbhf"></listing></address></sub>

    <span id="jfbhf"><th id="jfbhf"><th id="jfbhf"></th></th></span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fbhf"><form id="jfbhf"></form></address>
          您好,歡迎來到 說茶網!
      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六大茶類 > 紅茶頻道 > 云南紅茶 > 走進滇紅心臟,感受真實云南紅茶

          走進滇紅心臟,感受真實云南紅茶

          作者:李湘云 來源:斟悟茶 編輯:I說茶   2020-05-15 13:21:24

          走進滇紅心臟,感受真實云南紅茶

          鳳慶,滇紅之鄉,不止一次去過,但每一次去都有不同感受,不同收獲。本次斟悟茶茶山調研團隊,依舊把茶山調研的第一站,放在了鳳慶。一是自己對云南紅茶的情結;二是斟悟茶團隊也想把最好的滇紅呈現給大家,讓大家了解真實的滇紅背后的風土人情。

          魯史古鎮

          在做茶山調研計劃的時候,寫下的第一個點就是魯史,它是茶馬古道上較為重要的一站。魯史古鎮位于瀾滄江和小黑江之間,原稱“阿魯司”,明朝的時候就在此地設“阿魯司巡檢”,“阿魯”是彝語,意為小城鎮,“阿魯司”后簡化為魯史,是茶馬古道中“順(寧)下(關)線”的重要一段,也是臨滄茶運到大理下關的必經之路。

          當年馮紹裘先生,也是先從昆明到大理下關,再沿著這條古道到達順寧(今鳳慶),開啟了“滇紅時代”。

          魯史古鎮離鳳慶縣城,還是有一定的距離,山路曲折,單程需要3個多小時。到達魯史古鎮的時候,天剛下了小雨,石板路上有了點雨的痕跡,空氣里浮動著春雨的濕潤,還夾雜著輕微的花香和草木的青味。和其他茶山的熱鬧不同,整個魯史古鎮依舊寧靜,商業氛圍也不是特別濃厚。

          在石板街道上走著,感覺歷史在這一刻,落在了這彎彎的石板小道上,馬幫的鈴聲悠遠,一匹匹馬滿載茶葉和其他土特產品,途徑這里,歇息、整頓,又走向遠方。

          錦繡茶祖

          錦繡茶祖,是去香竹箐最大的理由,去拜謁它,是每一個真正愛茶的人的信仰。那棵歷經千年的茶王樹,依舊屹立的這塊神奇的土地上,經歷風雨,經歷歲月,依舊枝繁葉茂。

          它是鳳慶茶的源頭,云南茶的源頭,它們從這里出發,像奔騰的瀾滄江一樣,流向四方。

          北緯24度,東經100度,海拔2230米,這棵心中的圣樹就長在那里。地下的黃色土壤為它提供養分,后期栽種的清水三號,和錦繡茶祖一同在生長。

          茶王樹依舊茂盛,枝葉葳蕤,好像時光給足了它養分,讓它肆意生長。我在樹下傾聽了許久,除了來自瀾滄江的風,還有一些秘密,覺得自己抓住了。

          水箐,一塊滇紅茶的風水寶地

          水箐,是我們此次學習的重要一站,目的就是去實地去找尋一塊,符合自己心里預期的茶園,同時再去經歷一杯紅茶的長成之路。把自己心里默念無數遍的萎凋、揉捻、發酵、干燥的紅茶制程再經歷一遍。

          對滇紅,一直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喜歡,喜歡它的香甜滋味,喜歡它紅艷色澤,也喜歡它的兼容并包,它的可塑性讓我極其著迷。

          一杯茶滋味的好與壞,樹齡其實只是一個極其微小的部分,而茶樹生長的整個生態環境才決定了一切,不可復制的不僅僅是樹齡,更是茶樹生長的那塊地方,土壤、海拔、植被覆蓋情況、茶樹品種等諸多因素的結合,才決定了一杯茶的滋味。

          在水箐,自己的想法再一次得到了確認。

          鳳慶茶廠——滇紅風云往事與種質資源圃

          到鳳慶,不能不去的地方除了拜謁錦繡茶祖,另一個便是鳳慶茶廠。錦繡茶祖代表著鳳慶豐富的種質資源,而鳳慶茶廠則是滇紅的誕生地,是云南現代制茶歷史中最為重要的一個篇章。

          走在鳳慶茶廠的廠區,陽光照在紅漆脫落的木門上,青磚壘砌的柱子,靜靜地佇立在那里,有些廢棄不用的制茶器械,開始生銹,時間再不停地流逝。

          每一次,走進鳳慶茶廠,都會想起馮紹裘先生。想起記錄在《“滇紅”史略》里面的種種,想起當年的茶葉前輩們,在茶葉中傾注的家國情懷。

          “順寧地處山區,交通困難,百余里山路,只能靠騾馬馱運,所以制茶機器設備和物資購運既難又慢,為了爭取早日試制,我們在機器和動力設備沒有配齊安裝完畢的情況下,采取土法上馬,使用人力手推木質揉茶桶,腳踏烘茶機,竹編烘籠烘茶等辦法,保證“滇紅”試制工作順利展開。1939年,第一批“新滇紅”約500擔終于試制成功了。當時沒有木箱鋁罐。即用沱茶簍裝運香港,然后再改裝木箱鋁罐出口。

          “滇紅”創制出來了,當時,我擬定名為“云紅”,意即安徽祁門紅茶稱“祁紅”,江西義寧洲紅茶稱“寧紅”,湖北宜昌紅茶稱“宜紅”,湖南紅茶稱“湖紅”,故云南所產紅茶亦稱“云紅”也,同時又想借天空早晚紅云喻意其中,但舊中國云南省茶葉公司方面提議用“滇紅”雅稱,即借云南簡稱“滇”,又借得巍巍西山龍門瞰下秀麗的滇池一水,也別有妙處,我則不違眾人之意,最終以“滇紅”定名。”

          “滇紅”問世之后,國際市場上齊加贊賞,認為外形內質都好,可與印、斯紅茶媲美。據說英國女王將“滇紅”置于透明器皿內作為觀賞之物,視為珍品。特別是解放后,“滇紅”又進一步得到了發展,現在“滇紅”已占云南省茶葉出口量的85%,為我國社會主義建設掙得了大量外匯,立了功勞,我感到十分欣慰。”

          這段文選于馮紹裘先生1981年的親筆回憶錄的文字中,為我們講述了“滇紅”創制的種種艱辛。當時國內戰亂,我國傳統紅茶、綠茶產區相繼淪陷,為開辟新的出口茶貨源基地,維持我國在境外的紅茶外銷市場,換取外匯,支援抗戰軍需,馮紹裘先生帶領大家排除一切困難,從試制紅、綠茶到創建茶廠僅僅用了幾個月時間,令人敬佩。一杯滇紅,也飽含了一顆紅心,這顆紅心是一顆愛國心,更是一顆愛茶心。

          在馮紹裘先生的雕塑下,與同行的斟悟茶的團隊合了影,希望我們年輕的團隊,可以沿著先輩的努力方向,為支持我們的人,奉上一杯好茶。

          鳳慶茶廠的另一站,便是鳳慶茶廠茶葉科學研究所,里面的種質資源圃收集了1000多個茶樹品種,這也是難得的學習機會。

          云南省鳳慶茶廠茶葉試驗站茶樹品種資源苗圃,始建于20世紀80年代,當時已收集71個茶樹品種,這些品種中包括了阿薩姆種、清水三號、云抗十四號、鐵觀音、紫娟、櫧葉種、十里香、南糯山、昔規(歸)茶等良種。歷經幾代滇紅人的持續承接與堅守,現已發展到五個資源圃共計1000余個品種。

          在資源圃中,每一個品種都分為兩種管理方式:一種是選取一株使其自然生長,另一種是現代茶園管理模式進行人工修剪。通過直觀感受,不難發現:在現代茶園管理模式下,小喬木型及大喬木型的的主干分枝不是特別明顯,而在自然生長的條件下,看得出明顯的分枝。此外,同一品種不論是何品種,管理模式、種植時間都相同。一些種植時間只有10多年的品種園面前,發現自然生長的茶樹樹干直徑已經約有8cm。在某些山頭這么大的樹可以稱作大樹、古樹。茶樹的生長和所處的自然環境有很大的關系,在熱的地方自然會長得大一些,樹干粗一些。

          看了這些種質資源圃里的茶樹,一杯好茶,其實也需要適合當地自然環境的品種來呈現,風味是茶樹品種和茶園生態共同決定的。

          鳳慶之行,是一次觸摸滇紅脈搏之行,更是自己深入了解滇紅,理解滇紅的一個開始,這和斟悟茶團隊的小伙伴一道,去用雙腳丈量茶路的距離,用雙手感知茶葉的溫度。我會一直在路上,與茶同行。(作者:李湘云,來源:斟悟茶,圖來源:南茗佳人;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侵刪)

          閱讀本文的茶友還讀過以下文章:更多
          推薦品牌:更多

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更多
          免费完整一级特黄大片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听风网